当前位置:>服务中心>供求>正文

对贵州盘县鸡场坪乡岔沟煤矿非法转让的调查

2017-02-08 来源:网络整理 责任编辑:转载于互联网 点击:

分享到:

篇名为“贵州盘县鸡场坪乡塘子边村村支书转移上亿元集体资产,将一座煤矿矿山归为己有”的帖子在网上吵得沸沸扬扬,为此事,笔者前去调查采访。

盘县位于贵州省西部,六盘水市西南部,是贵州的西大门,地处贵州通往云南的交通要道,素有“黔滇咽喉”之称。鸡场坪彝族乡是革命老区所在地、92年撤区拼乡建镇,由原鸡场坪彝族乡、和中乡、塘山乡三乡全拼为现鸡场坪彝族乡,少数民族人口占鸡场坪彝族乡总人口的38%。

背景:曲折发展的岔沟煤矿贵州盘县鸡场坪乡塘子边村几位当年参加建矿的村民讲述:岔沟煤矿兴办于1972年,最初由盘县特区和中乡所属白龙洞、塘子边、火努都、岔沟这四个大队27个生产队的村民投工投劳组建。在掘进主巷360余米、修建厂房一栋。

1976年,由于资金不足、设备不全,岔沟煤矿连续发生两次瓦斯爆炸事故,致2人死亡。事后,岔沟煤矿被迫停工。

后来,和中乡的何顺清(退休干部)到处找地方租山办矿、最终通过同事关系在洒基镇境内找到新的煤井,命名“中寨公社煤矿”。当时,该煤矿的主要创业人员分别是:彭海云任支书、毛朝相任厂长、何顺清是该厂指导、毛朝勇分管调运工作、高中开任副厂长、刘小胖任会计、付学明任瓦检员、何应留电工,之后,由于工作需要,又增加彭兴明、毛家厚等10余人参与管理。

1981年,何顺清还向鸡场坪乡营业所贷款10000元维持生产。之后,这群人勤俭节约,打拼几年,结余资金12万余元,大家决定,把租山办矿挣来的12万元辛苦钱带回老家去复建岔沟煤矿。于是由何顺清、毛朝勇、高中开、刘小胖等4人率领一批人在1982年初回到岔沟村复建岔沟煤矿,其他人留在洒基继续生产。1983年,因洒基的煤厂地陷,中寨公社分管领导王定国决定将所有设备、物资撤回。同年底,中寨公社领导到岔沟煤矿作出批示,任刘小胖为矿长、高中开为副矿长、何顺清协助矿工作、毛朝勇为副矿长、彭兴明为出纳、付学明为会计、谢成文任安全员、敖六发、毛家洪为瓦检员、何应留、毛家厚为电工、余国民炊事员、王伦德烧水工。从1985年起至1992年3月每年向和中乡上交不等的提存费,但岔沟煤矿是集体性质。

1992年6月撤并建,和中乡岔沟煤矿一同并建了鸡场坪彝族乡,命名为鸡场坪乡岔沟煤矿。

聚焦:矿权应归属我们集体!企业负债十余万元、一些创业人员和煤矿员工渐渐离岗,另谋生路。唯有刘小胖在其苦苦支撑,负债生产……"data-scaytid="11">围绕该煤矿的归属权问题,记者在鸡场坪乡塘子边、白龙洞等村走访多名参与建矿的村民,并查阅了相关的文件证明。其中鸡场坪彝族乡人民政府关于毛朝勇、何顺清、彭兴明等人再次反映岔沟煤矿权属等事宜一事问题的处理和答复意见中写道:盘县鸡场坪彝族乡岔沟煤矿1992年,企业负债十余万元、一些创业人员和煤矿员工渐渐离岗,另谋生路。唯有刘小胖在其苦苦支撑,负债生产……代表们向记者出示了期间的账目工资表和为煤矿筹资向银行申请贷款的申请报告等。毛姓村民说:“我们2000年就开始反映,根据岔沟煤矿92年到94年10月的结算表反映显示,盈利余额139322.90元。还有未付焦煤款3189.2吨,这刘小胖是签字认可了的。再从1992年到1994年的工资表上可以看出,还有1995年鸡场坪乡政府、乡长张朝康带领两位工作人员还去煤矿查帐并作出答复,煤矿大部分管理人都在册。故在这一问题上,乡政府的处理和意见是不实的,不能成立”。记者翻阅了村民代表出示的这几年煤矿的收支账目和工资发放表,上面清楚地记载着该煤矿的生产运作情况,显然鸡场坪乡政府对村民代表的答复意见是不符合实际情况的。

另外,该答复意见还写道:鸡场坪乡岔沟煤矿在鸡场坪乡撤并前后产权都属于鸡场坪乡人民政府所有,不属于鸡场坪乡任何村组所有,其权属属于集体所有。创业人员参与建设煤矿,所争取的资金投入和劳动,是有关单位部门的资金帮扶,不属于某个人的投资收入。对此,村民毛朝勇向记者出示了几份以个人名义为煤矿申请贷款的贷款单据。其中一份记载:关于毛朝勇通知还款的决定毛朝勇同志借财政贷款贰万元……借款人签名毛朝勇。这些以个人名义的借款单据,与鸡场坪乡政府所说的是有关单位部门的资金帮扶是互相矛盾的。毛朝勇、何顺清等几位村民代表还称:复建岔沟煤矿期间,历经多次磨难,最为困难的是每天都要在公路上修路长达八、九小时的体力劳动,并且没有报酬,就连在矿上管理的时候生活都自理,投产后并每年向政府上交不等的提存款(提留)。我们这些复建岔沟煤矿的创业者,由于基本都是农村土地的承包人,一方面要耕种土地,另一方面要投工投劳开办岔沟煤矿,复建岔沟煤矿以来。每次生死存亡之际,都是我们这些人出面作大家的工作,对外协调关系,引进技改资金,才使岔沟煤矿有今日发展之规模。如1984年,何顺清出面联系县民委,县民委向岔沟煤矿无偿注入资金25000元,副矿长毛朝勇向煤炭局引进无偿款60000元。1987年,又是毛朝勇向县民政局引进141000元的扶持款。可以说,没有以上创业人员的努力和相关部门的支持,就没有岔沟煤矿今天的发展。自岔沟煤矿开办以来,乡政府对煤矿未投资一分钱,也未出任何力,煤矿是当时的四个大队和我们十余人投劳投资所建,煤矿是属于我们村集体的。

转移:岔沟煤矿被“合法”由集体转个人村民代表向笔者出示了岔沟煤矿经营权转化为刘小胖的一系列文件:企业名称预先核准申请书、企业名称预先核准通知书、个人独资企业设立登记申请书、个人独资企业设立登记申请表、投资人履历表、个人独资企业设立登记审核表、工商企业申请登记人员花名册、个人独资企业年检报告书。

村民代表称:工商企业档案证实,岔沟煤矿变更为私营企业的时间是2000年,而刘小胖却在2001年11月18日写下了如此承诺书:鸡场坪乡人民政府鸡场坪人民政府,我矿属鸡场坪乡的集体企业,但为了采矿许可证、生产许可证的办理方便,年检等方便,请求乡政府同意个体性质办理各项手续,但我对乡政府承诺,我矿实属鸡场坪乡的集体企业,我服从政府的一切管理,特此承诺。这份承诺书递交的当天,分管副乡长张朝斌签字同意。因此,不难可以看出,转变为私营企业的时间在前,给政府递交的承诺书在后,这显然是格格不入的,明显是补办手续时,出现的失误和前后矛盾的。

热门专题
Copyright © ZSY114.COM 中国生态养殖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