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务中心>招商>正文

养鱼大户赔钱收购活鱼 靠饲料销售每年赚300万

2017-02-18 来源:网络整理 责任编辑:转载于互联网 点击:

分享到:

  央视《致富经》2月4日播出:难舍的“赔钱”生意,以下为节目内容

  这个从宝马轿车上下来的人,叫易继东,穿着胶鞋,西服上也沾满泥巴,虽然他身价千万,但每天都是在职工食堂和工人们吃着一样的饭。今天中午,他和妻子回来的比较晚,工人们早已经吃完了。易继东是四川乐山市的一个养鱼大户,也是一个活鱼经销商,吃完饭,他还要赶到农民的池塘边去收鱼。

  字幕:2010年1月9日  四川省乐山市井研县顺福乡

  易继东就是要跟这个叫熊述全的养殖户收鱼,一上午,熊述全就已经把塘里的鱼赶到岸边等着易继东来装车了。

  记者:今天易总要跟您收购的都是些什么鱼?

  熊述全:原来他们说的潜鱼,就是斑点叉尾鮰。

  记者:哦,就是斑点叉尾鮰。

  熊述全:还有就是花鲢和白鲢。

  记者:花鲢,白鲢。

  熊述全:对,这三种。

  记者:像这种半点叉尾鮰的话他跟你的收购价是多少钱?

  熊述全:6元钱一斤。

  易继东今天收购的鱼,有一部分是卖给这个叫曾向阳的经销商,其余的他还要自己送到成都、重庆、云南等地的市场。

  曾向阳 水产经销商:我今天收了花鲢、白鲢、斑点叉尾鮰,我们喊它潜鱼。

  记者:分别都是什么价格收的?

  曾向阳 水产经销商:白鲢大概就是3元左右,花鲢是5元左右,叉尾鮰就是6元左右。

  记者:易继东收的时候就是6块,你跟他收还是6块吗?

  曾向阳 水产经销商:对,易总现在还贴钱来做这个生意。

  从这位经销商的谈话中,记者了解到,易继东是多少钱收来就多少钱卖了,本来就不赚钱的生意,还要自己赔上运费。

  记者:这些运输车,这些运费什么都是你自己来掏吗?

  易继东:费用都是根据司机跑的有多远来定价格。

  记者:都是你来付?

  易继东:对,都是我们来付。

  今天易继东一共收了2万斤鱼。也就意味着这笔生意他要亏3000元。两个小时候后,这批鱼就到达成都市场,在易继东看来,仅仅是贴路费卖鱼,这已经是亏的算少的了。

  易继东:只要是自己的养殖户都要包收,哪怕有时候市场再差,我们贴本都要都要给他收。

  就是这样的亏本生意,易继东从2005年开始,做到现在已经5年了。在这五年当中,他足足让1000多万元钱打了水漂。可是,也正是在这五年当中,易继东在城里买了洋房,开起了宝马,他的生意倒越做越大,他供应的活鱼,就能左右云贵川的活鱼市场,易继东念的是一本什么生意经呢?

  易继东是四川省乐山市白马镇的农民,因为当地人多地少,农民的收入一直不高。

  记者:你们家有多少田?

  谢孝宁 养殖户:我买家五个人有四五亩。

  记者:一年靠这四五亩田能有多少收入?

  谢孝宁 养殖户:原来没多少收入的,一亩田一年就千把块钱。

  中共四川省乐山市白马镇委员会书记 谢贵阳:以前纯粹的是种植业,养殖业。农民人均纯收入在2000年的时候,就是2000多元钱。

  为了摆脱贫穷的生活,易继东在很早的时候,就开始从白马周边的乡镇收鱼,再送往四川省内眉山、犍为、巴中等地的水产市场,供应的市场越来越多,他感到货源不足了,2001年发生的一件事,让易继东下决心要建立自己的活鱼供应基地。

  2002年5月,易继东到德阳的养殖户那里拉鱼,养殖户为了增加鱼的重量,在拉网前把鱼喂饱了,这样的鱼在运输途中死亡率很高,也是活鱼运输的大忌。

  易继东:我问他喂没有喂,他说没有喂,没有喂的话我们就拖起走,拖到半路上就鱼肚翻白了,这样的话,意思就是鱼就死了。

  这样的情况经常发生,但这次易继东一气之下,决意要摆脱这种被动的局面,而最好的办法,就是建立自己的养殖基地。通过一年多的考察,他最后把地点定在了水资源匮乏的白马镇。

  易继东:我们这里属于一种浅丘陵地方,都是这个鱼塘高处,又高它一阶,高的一阶是鱼塘,底下也是鱼塘。但是如果你知道安排的话,你把水从底下这个塘清理走,一直就是这个塘的水放下来,你底下那个鱼塘就把水接住,这个意思就是,只抽顶上最高处的鱼塘水。

  记者:哦,这个水相当于循环用的。

  易继东:循环用的吗,都是循环用的。

  记者:养完一塘鱼,就把水抽到另一个塘养另一塘鱼?

  易继东:对。

  虽然白马镇的浅丘陵地形不适合养鱼,但是阶梯状的地形却可以一次蓄水,循环利用。正好弥补了白马镇缺少水源的不足。加上这里是自己的家乡,为了日后管理方便,易继东才把养殖基地选在白马镇。可是村民们从来都没养过鱼,对易继东的这个举动,响应者寥寥无几,他决定先找养猪亏了本的周德全。

  周德全 养殖户:他当时的话就是说:我做鱼赚到钱。通过这个贩鱼,来找到我分析这个行情,喂猪,说我这个养猪的话,养猪的发展不是很稳定,鱼的这个稳定性比较强。所以他这样一说过后,我就慢慢地思考。

  说动了周德全,易继东还给他开出了优惠的条件。

  周德全 养殖户:只要自己承包土地,他就支持,没有任何附加条件。鱼要喂大了,卖掉的时候,他就叫车子来,把鱼运出去就是。我们卖了鱼,这个时候塘清了过后再算账。

  易继东垫钱让周德全挖了40亩鱼塘,因为还要给他垫付饲料款,所以易继东干脆自己也做起了一个品牌饲料的代理商,这样进价便宜,就能少垫付一些钱,但即使这样,一年下来,他还是给周德全垫付了12万多元。

  2004年8月25日,周德全第一网鱼出塘了,最后的收入让他自己都吃惊。

  周德全 养殖户:那年花白鲢的话,第一年的产量就达到900斤左右。纯利润8万块钱。

  记者:以前有没有一下子挣过这么多钱?

  周德全 养殖户:没有,那个时候,我养猪我都是亏本的

  靠着周德全这个活招牌,白马镇来找易继东,想跟他养鱼的人立刻多了起来。

  易继东:多,每年都多。

  记者:他们都怎么来找你?

  易继东:每年就是通过打电话,还有通过朋友托付这些来找,就是想喂鱼,想修塘。

  记者:这些人都是你认识的吗?

  易继东:有些认识,有些不认识,不认识的多。

  1年之内,白马镇跟着易继东养鱼的养殖户已经达到了50多户。易继东有了自己的活鱼供应基地,饲料都是由自己赊给养殖户,等养殖户卖鱼赚了钱再还。滚雪球一样的生意,让易继东迅速积累起了财富,他的渔业运销范围也开始从省内走向省外。春风得意的易继东没有想到,这张越扩越大的财富之网,日后,竟成了让他越陷越深的美丽陷阱,最后竟让他连亏5年,让1000万都打了水漂。

热门专题
Copyright © ZSY114.COM 中国生态养殖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