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行业动态>环保>正文

美丽产业遭遇环保“逐客令”之后

2017-02-16 来源:网络整理 责任编辑:转载于互联网 点击:

分享到:

  ◎随着当地民众环保意识的提高、政府环保要求升级,珍珠养殖这个昔日光鲜的产业,正在四处遭遇环保“逐客令”,面积不断压缩

  ◎近年来,山下湖的珍珠年产量,从2000多吨下降到600多吨,珍珠养殖户减少了九成。值得一提的是,数量少了,产值却不降反升

  ◎“减少的是面积和产量,提升的是科技含量及产品附加值,这是珍珠行业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诸暨市一家珍珠生产企业的工作人员整理加工出来的珍珠项链。

 新华社记者韩传号摄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丁永勋、黄海波

  “你们刚从浙江那边过来,这样一颗珍珠值多少钱?”

  湖北咸宁的鱼塘承包户邵向阳,指着掌心一颗玻璃弹珠大小、泛着神秘淡紫色光的珍珠,好奇地向记者打听。

  这是他从屋后的鱼塘中找到的,以前养殖珍珠的“遗留物”。现在,他承包的这200亩鱼塘已被全面禁养珍珠,准备改种莲藕。从水里拆下的吊养珍珠蚌的塑料瓶,在墙角堆成了小山。

  自己家门口养了近十年的珍珠,但邵向阳和他的家人,并不知道这些珍珠值多少钱,也没有买过任何珍珠饰品。对他们来说,出租鱼塘养珍珠和自己养鱼的区别只在于,更省心了,还能得到相当于养鱼三倍的收益。

  十年前,邵向阳把鱼塘转包给浙江商户养殖珍珠,被评为镇里的招商引资先进个人。而去年的一纸环保限期搬迁令,让他的浙江朋友“被迫”离开,自己也成了执法关停的对象。

昔日明星产业

遭遇环保“逐客令”

  不仅是湖北,在湖南、安徽、江西等地,珍珠养殖这个昔日光鲜的产业,正在四处遭遇环保“叫停”,面积不断压缩

  邵向阳是湖北省咸宁市咸安区官埠桥镇窑嘴村村民。2006年,几位来自浙江诸暨的养珠人,一路辗转来到这个位于向阳湖和斧头湖之间的小村庄。

  很快谈妥了,邵向阳承包的200亩鱼塘以每年9万元租金转包。这个数字,是他以前养鱼收入的三倍。

  随后,周围不少村镇的水面,也漂起了一行行像菜畦一样的绿色塑料瓶子——每个瓶子下面养着一个珍珠蚌。

  据咸安区渔政局局长熊祥华介绍,咸安区从2007年起大量养殖珍珠蚌,一开始作为招商项目引进。因为经济效益好,这个外来产业发展迅猛。最高峰时,这个区的养殖面积达到了8000亩。

  不过,在去年下半年渔政、环保等部门的联合执法之后,珍珠养殖已经基本退出了咸安。

  邵向阳家鱼塘的最后一批珍珠蚌,也在去年11月底最后期限前被拆除运走。两个工人,正在水面上栽种莲藕。

  “村里修路他们出钱,村里吃水他们出钱,招工就不说了,小卖部的生意还好了呢!”在邵向阳眼里,浙江朋友“很够意思”,之所以被取缔,是有人“眼红”。

  部分村民则有不同看法。

  “一推开窗,就飘来鸡粪鸭粪的臭味,有时还能闻到农药味道,对身体肯定不好嘛。”负责计生工作的女干部徐生枝抱怨,她家就在邵向阳鱼塘边不到200米的地方。

  “2014年7月份接到群众举报,我们就下去调查,当年春节之前就拆了一批。到2015年11月30日,已经全部拆除。”咸安区环保局副局长周常前说,“《湖北省湖泊保护条例》出台,明确全面禁止养殖淡水珍珠。斧头湖和向阳湖作为备用水源,又和长江相连,现在连投肥养鱼都不允许了。”

  与引进的珍珠产业相比,这个以温泉、竹海闻名的地方,更愿意向外人推介本地的旅游和生态,以及桂花之乡、嫦娥之乡的名片。当地出产的无公害向阳湖莲子,还被选为航天员专用食品。

  养殖珍珠对水体影响到底有多大?咸安区环保局稍早前的一份水质检测报告显示,斧头湖珍珠养殖水域总氨、总磷分别超过三类水质标准的1倍和4倍。撤走珍珠蚌之后,“已从劣五类恢复到了二类水质”。

  咸宁当地还有一个更形象的说法:养珍珠的塘里,鱼的个头都很大,看着白白嫩嫩,就是起不了锅,跟一堆烂泥似的。“我们都不吃,据说都卖到外地去了。”

  作为当地珍珠养殖的“幕后大老板”,2014年,浙江佳丽珍珠有限公司被罚6万,并被责令2015年底前全部撤出,其中就包括邵向阳的200亩鱼塘。

  湖北省2014年左右的摸底数据显示,该省珍珠养殖大概1.8万亩,其中咸宁约1万亩、鄂州市6000亩、荆州市800亩、黄冈市800亩、武汉市400亩。按照升级了的环保法规,这些都要在去年年底撤出。

  不仅是湖北,在湖南、安徽、江西等地,随着当地民众环保意识的提高、政府环保要求升级,珍珠养殖这个昔日光鲜的产业,正在四处遭遇环保“逐客令”,面积不断压缩。

“珍珠之都”

遭遇环保冲击波

  “珍珠养殖有一定周期,8个月内限期全部拆除,如果找不到替代水域,企业损失会极其惨重”

  分散在这些省份的人工养殖珍珠,绝大部分都流向了浙江一个县级市,诸暨。更确切地说,是诸暨一个叫山下湖的小镇。

  浙江有个很有特点的经济现象叫“小镇经济”,一个镇主要做一个产业,而且一做往往就能做成“垄断”地位。山下湖镇以珍珠产业闻名于世。

  诸暨本来也不出产珍珠。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一些江苏的养珠人到诸暨来找产珍珠的河蚌,负责给他们引路的山下湖人,成了当地最早养殖珍珠的人。靠着这种“无中生有”的商业头脑和开拓精神,山下湖人把珍珠做成了大产业,并把产业链延伸到全国多个省份。

  目前,山下湖镇已成为中国最大的淡水珍珠养殖加工贸易中心。每年珍珠产值超过百亿,全镇近三分之二人口从事珍珠行业,是名副其实的“珍珠之都”。

  因为山下湖,珍珠也成了诸暨的一张名片。据浙江省珍珠产业协会统计,诸暨市的珍珠产量占全国八成以上,全世界七成以上。诸暨企业控制的淡水珍珠养殖面积约30万亩,遍布全国五大淡水湖区域。值得一提的是,这30万亩养殖水面,在本地的不足万亩。

  因此,其他省份发出的环保“逐客令”,不可避免会对诸暨财政收入造成影响。虽然是企业行为,但当地官员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充当“救火队员”。

  “珍珠养殖有一定周期,8个月内限期全部拆除,如果找不到替代水域,企业损失会极其惨重。”一位去年远赴湖北帮助企业协调的诸暨干部坦言,“政府出面协商,能争取一点时间就争取一点。”

粗放式发展

毁了环境害了产业

  尤其是夏天,蚌塘发黑发臭,乡里乡亲都怨声载道。而片面追求产量的低水平生产,珍珠产业也陷入长期低水平恶性竞争

  詹幼新养殖珍珠历史超过30年,他在山下湖镇承包了200亩水塘。另外800亩在湖南,但他不愿意透露具体位置。

  在老詹看来,珍珠这个美丽产业背后的污染,主要是因为粗放式发展。“养珍珠并不一定造成污染,珍珠蚌还能净化水源呢。”

热门专题
Copyright © ZSY114.COM 中国生态养殖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